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剑同人—嘉拉迪亚与狄特莉丝】(1-2)作者:召唤师—契约
【大剑同人—嘉拉迪亚与狄特莉丝】(1-2)作者:召唤师—契约
字数:8656


    人设:原着大剑的身体是缝合这一条被推翻不用。

  嘉拉迪亚:组织原NO。3,神眼之嘉拉迪亚,防御型,广范围妖气感知,控制对手妖气。

  狄特莉丝:组织现NO。3,追踪者狄特莉丝,攻击型,追踪,弹跳。
  薛度:圣都守卫,擅长飞刀。

  格古:圣都守卫,重甲剑士。

  背景设置:北方战乱后,嘉拉迪亚叛离组织,自盲双目,被组织派出的狄特莉丝追杀。

                (1)

  树林不远处,一支车队正在快速前行,一名相貌英俊的男子正在催促车队,看上去应该是车队的领头。看那车队的旗帜鲜明,护卫盔明甲亮,正是大陆上最精锐的人类军队——圣都拉波纳护卫军!这支护卫军风尘扑扑,似乎是刚执行完什么任务正在反回圣都拉波纳的途中。

  「嗖~嗖~」

  树林中,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飞掠而过,一个身材娇小的白衣女子从树上落下,落地时身形一滞,才慢慢站起来,只见白色的衣服上多有破损,破裂的的地方有的还染着血红,很显然这白衣女子受了不少的剑伤,可是从衣服的裂口看进里面,只看到光滑白嫩的肌肤,却看不见一丝的伤痕?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个身材娇小的白衣女子身后背着一把与她身形不相称的大剑。

  白衣女子查看了四周的树木,又趴在地上像是在寻找什么,然后一跃,跳上树冠上辨认方向,这四周的树,少说也有十几米高,从女子毫不费力地跳跃可以看出其惊人的弹跳力。

  「这个方向是……圣都拉波纳吗?嗯,也只有那可以躲过组织的追杀了,从自盲双目那时开始就打算好退路了吗。」女子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破损的衣服,摇了摇头,「真不愧是组织的前NO。3啊,双目失明的状态下还能带给我这样的伤害,状态良好的话被追着的人恐怕是我了吧。看来我这个现任的NO。3还要继续努力才行,不然就有辱组织对我的信任。」

  说完,脸色一冷,闪烁着银光的瞳孔射出坚定与执着,「组织原NO。3嘉拉迪亚,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背叛组织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嘉拉迪亚正向着圣都拉波纳飞速逃窜,「该死的,怎么甩都甩不掉,看来这次组织派来的人挺有本事的。」嘉拉迪亚一脸轻松的神情,就好像被组织杀手追杀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一样。虽然嘉拉迪亚神情轻松,但是从她身上少了半截的斗篷,和右腿上不断渗出来的血迹,都表明她经历过一场或者不止一场的恶战。一个防御型的战士本应擅长再生恢复,但现在却连腿上的伤都来不及恢复。
  「快!坚持住,拉波纳就在前面了。等大部队一到,后面那几头妖魔就死定了。」薛度不时催促着。

  薛度感觉今天真是倒霉透了,明明离圣都已经不远了,谁曾想今天一早就遇到两头妖魔。好吧,区区两头妖魔还不至于让精锐的圣都护卫狼狈而逃。事实上,薛度当时也没想过逃,而是直接带着人就上去干翻了那两头妖魔,这也无愧于人类精锐的美名。可是,问题来了,在薛度杀掉两头妖魔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竟然又冒出了八九头妖魔!这下他不干了,这没法打啊!实力相差太大,薛度赶紧就带着人跑,还好这次任务特殊,每个人都备了两匹马,从早上跑到中午都没被妖魔追上,不过他们也没能把妖魔摆脱,双方就这么耗着。

  突然,从路边的树林中一道人影飞窜而出,薛度心中一抽,还是被妖魔追上了!薛度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手中飞刀已经脱手,三把飞刀呈「品」字型向妖魔射出。「咣当」一声,三把飞刀被同时斩落,薛度脸上顿时一白,心里一抽,同时击落他的三把飞刀,一般的妖魔都做不到,人类就更不可能了。「看来这次是踢到铁板了,这么强,不会是异常食欲者吧!」

  嘉拉迪亚纵身从树林中跃出,还没站稳,就感觉有三件不明物体破空而至。嘉拉迪亚自从失去双目后,身体的其他感官都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紧凭听风辨位已经能辨别出飞刀的飞行轨迹,连出三剑,这三剑速度极快,「咣当」只听一声声响,三把飞刀同时被斩落。此时,嘉拉迪亚已经在路中站稳,但随既便感觉一股劲风扑面,耳中听到一阵马嘶声。

  「糟糕!」嘉拉迪亚心中暗叫一声,双脚用力,正想从原地跃起避过迎面而来的马车,就在此时一股钻心的痛从右腿传来,使得嘉拉迪亚身形一滞,就在这电光石火间,疾驰而至的马车已经来到嘉拉迪亚身前!只听到「嘭」的一声,嘉拉迪亚被撞飞出去,摔倒在地上,痛哼一声,晕了过去。

  薛度还没从飞刀被击落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就看到嘉拉迪亚躲避不及被马车撞飞,在嘉拉迪亚倒地的时候,薛度也看清楚了这人影根本不是什么妖魔,而是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身上破损的衣袍无法遮挡她的傲人身段,身上干凅的血迹无法减轻她的半分美丽。

  薛度连忙下马来查看,马上被女子的美丽所吸引,不过当他看到女子在被马车撞晕过去后都不愿松手的大剑时,脸色变了几变,似乎在犹豫不决,最后还是一咬牙,把昏迷中的嘉拉迪亚抱上了马车。

  就在薛度安置好嘉拉迪亚,正准备重新上路的时候,又一道身影从树林中跃出,拦住了车队的去路,薛度刚刚有所放松的神经一下子又紧蹦起来。

  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剑士,手上拿着与她身形不匹配的大剑,正在打量着面前的人类。

  「喂,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手上还拿着跟我手上一样款式的大剑。那是个很厉害的妖魔哦,见到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什么!原来是个妖魔!」薛度先是吃了一惊,突然看到女大剑的嘴角微微翘起,薛度心中顿时起了疑心。

  「哦,怪不得刚才一出现就袭击我们,原来是个妖魔。已经被我们打跑了,本大爷我飞刀一出,就把那个妖魔吓得狼狈而逃了,我看也不怎么样,哇哈哈哈~~」

  狄特莉丝看看地上的三把飞刀,相信嘉拉迪亚已经来过这,并且因为不明原因与眼前的人类交过手,不过因为自己在后面一直追赶的原因,所以没作纠缠就跑了。

  看到薛度得意忘形的样子,狄特莉丝心中鄙夷,心想『就凭你们那几手三脚猫功夫,能把嘉拉迪亚吓跑,这样的货色再来一百个也不行,真是可惜了一张英俊的脸,花花公子一个,哼。』狄特莉丝没想到的是她用妖魔的慌言骗人,对方居然也没有说实话,她做梦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类不害怕妖魔。

  「啊——」队伍后方传来一声惨叫。薛度猛然想起,他们还没摆脱身后的妖魔。

  「该死的,居然有九头妖魔!人类,快走吧,妖魔就交给我们接手了。」
  如果是平日,薛度也许会留下来帮一下忙,不过现在车上有个被大剑追杀的可疑人物,他不想再节外生枝,妖魔就正好可以把大剑缠住。薛度一群人转眼跑得干干净净……

  薛度回到马车上,看着沉睡中的美人儿,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个被救下的美丽女子也是一位大剑,金色的长发,饱满的双峰,还有那匀称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即使昏迷过去的时候,手上依然紧紧握着不放的大剑,这把大剑们的制式武器就是身份的最好证明。

  薛度心底一直隐藏着一个秘密,一个不敢公于众的秘密,自从在圣都见过一次克蕾雅(组织No。47)的身体后就疯狂的迷上了大剑的身体,现在就有一个大剑在他身旁毫无防备的躺着,这怎能不让他性奋得发狂。只见她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乳峰,虽是躺着,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薛度慢慢的把手探进了嘉拉迪亚的衣内,双手抚摸着嘉拉迪亚的肌肤,就像绸段一样,慢慢的薛度的下体变得坚硬无比,他亲吻着嘉拉迪亚的耳垂,那双手在嘉拉迪亚的双峰上搓揉起来。

  「嗯……嗯……哦……嗯……」沉睡中的嘉拉迪亚似乎也察觉了有人在玩弄自己的双峰,强烈的刺激使她发出低声的呻吟,在这强烈的刺激下嘉拉迪亚的意识在逐渐转醒!

  「你…你是谁…放开我!不要…」头一次被男人抚爱周身,因为双目失明的关系,嘉拉迪亚的身体变得特别敏感,嘉拉迪亚只觉得每寸肌肤都发着热,好像快要融化了,不由自主地呻吟出来,只感到浑身烧烫,修长的玉腿软绵绵的,完全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我喜欢你,我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深深地迷恋上你,让我做你的骑士,我会用生命捍卫你,请相信我。」薛度深情的看着嘉拉迪亚说。

  嘉拉迪亚呆住了,从小就在组织的严酷训练中度过,成为大剑后生活中除了任务就没有其他,生命中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我喜欢你」,这是她头一次感觉到她真正脱离了组织。此前,她一直东躲西藏,躲避着组织的追杀,因为半人半妖的身份无法融入人类当中,所以即使是脱离了组织,依然无法感受人类生活中的温暖。

  薛度府下身,亲吻着嘉拉迪亚的香肩,双手用力地捉住嘉拉迪亚的双峰,反复地捏揉,嘉拉迪亚柔软的双峰在薛度的双手下一次一次地改变着形状。爱抚了一会后,薛度感觉下体肿胀难受,三下五除二地解开两人下身的束缚,用一只手握住又热又硬的肉棒,另一只手寻找她的阴道口,想在那里插进去。

  这个时候,嘉拉迪亚清醒过来,一手护着自己的阴户,一手把薛度的肉棒捉住。

  「等等,不……不行。」

  「咝」薛度感到自己的要害被美女的柔荑握住,差点兴奋的射了出来。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薛度。」薛度此时已经是欲火焚身,一手扶住嘉拉迪亚的纤腰,一手握住充血膨胀许久的肉茎,对准湿润的花瓣中央,倾全力顶了进去。

  「我叫……拉迪亚……啊~~!」

  「扑」的一声,粗大的肉茎终于插入充满淫水的蜜洞深处。蜜洞的深处好像获得期待已久的肉棒,高兴的蠕动着。

  尽管嘉拉迪亚看不到面前男子的美丑,但还是可以听出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感受着阴道中肉棒的强壮,本来擅长感知的战士,身体就比较敏感,而嘉拉迪亚更是这方面的翘楚,身体比普通大剑敏感一倍不止。在双目失明后,嘉拉迪亚的感知能力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增进不少,身体更是比没有失明以前敏感十倍!
  嘉拉迪亚可以感受到进入蜜穴中的阴茎正在不断的膨胀,紧紧地把她的嫩穴撑满,肉棒上的温度正在一点点的升温,炽热的阴茎把她最后残存的理智烧成灰烬。

  「啊……喔……爱我……啊……」

  薛度开始了猛烈的进攻,一下又一下地不断冲击着嘉拉迪亚的嫩穴,嘉拉迪亚被干得娇喘连连,阴道的嫩肉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随着薛度的大力抽动,嘉拉迪亚彻底放弃了抵抗,开始迎合起他越来越猛烈的抽插,嘉拉迪亚的一双长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缠在薛度腰间,双臂也搂住他的肩膀,屁股向上挺动配合着薛度的抽插,使得薛度的肉棒每次都能进入到自己的花心,两片花瓣紧紧的包裹着薛度的肉棒。

  这些变化逃不过薛度的感觉,薛度开始专注于插穴,时而疾风暴雨般快速的抽插几下,时而九浅一深地操弄,龟头享受着嘉拉迪亚小穴的吮吸。有时飞快的抽插一阵,就停止不动了,嘉拉迪亚感觉到每次就要升天的时候,薛度就会停止抽插,嘉拉迪亚实在忍不住了,悄悄的摇动起屁股,小嘴发出「嗯……嗯……」的轻吟。

  随着薛度的抽插,淫水从嘉拉迪亚的蜜穴不停的流出,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两旁,慢慢滴到了床上,嘉拉迪亚失魂般的娇喘,长发飞舞,媚眼如丝,香汗淋漓。

  薛度的手搓揉着圆润饱满的双峰,胯下不停地抽送,使嘉拉迪亚只感觉到火热的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快感将要把她的身心燃烧。

  「喔……轻一点……好粗……好大……好烫……」粗大的肉棒使得嘉拉迪亚终于忍不住放声呻吟。高潮的快感使得嘉拉迪亚不由自主地浪叫起来。薛度耸动着屁股一进一出的操了起来,每一次抽送都会带来无尽的快感。

  「啊……好爽……你好棒……啊……」嘉拉迪亚呻吟着,双目微闭,满面桃花,微张的樱唇吐着诱人的娇吟,「喔,喔,嗯啊……唔……插得太深了……啊……哼……嗯……」嘉拉迪亚的叫床声使薛度加快了节奏,每一下都进入她身体的最深处。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薛度……你……很会玩……呜唔……我被你插得好舒服……死了……哎……喔喔……」嘉拉迪亚无比急速娇喘着。

  「受不了啦……你好勇猛……好大的肉棒……美死了……好爽快……又……要丢了……!」一股阴精从嘉拉迪亚的蜜穴喷出,发在薛度的龟头上,薛度用力把肉棒顶进嘉拉迪亚的花心,精关一松,精子有如喷泉一般涌出,射向小穴深处。
  「啊————啊————」射精的快感令两人都攀上了又一个高峰,同时发出愉悦的呻吟……

  经过这一次完美的性爱,原本陌生的两人心里多出了一丝奇妙的感情,虽然开始是薛度先侵犯了嘉拉迪亚,可是嘉拉迪亚心里似乎并没有太多反感,两人从强奸发展成和奸,关系不得不说很奇妙,建立在肉欲上的感情是那么微妙。
  随后,嘉拉迪亚得知薛度是圣都护卫,就把自己的现状如实告知,以薛度在圣都的职位,安排一个人进圣都自然十分简单,从那以后,圣都就多了一位双目失明的拉迪亚修女。

  而从前就游手好闲的薛度圣骑士,好像对拉波纳之神的信仰更加虔诚,时常到修道院做祷告,又或者经常与拉迪亚修女在房间研究经文……

                (2)

  「嗨哈……」狄特莉丝从空中堕下,一个重斩把最后一头逃跑的妖魔劈成两片,即使是上位大剑要同时对付九头有着良好配合的妖魔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在她干掉了四头妖魔后,剩下的居然四散逃跑了,性格耿直的狄特莉丝可不能当没看到,就放过这几头妖魔。待她追杀完逃跑的几头妖魔,薛度等人早就已经跑没影了,嘉拉迪亚的踪迹也被车队的车辙和马蹄印所掩盖,无法追寻。

  「本来还想在圣都前把任务完成的,现在看来只有潜入拉波纳再做打算。」
               圣都拉波纳

  一队有五十名圣职者组成,每个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铠甲,刀剑明亮,杀气腾腾的队伍,由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带领下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而此时,圣都修道院内早课时间还没结束,虔诚的修道士们正在向他们信仰的拉波纳之神做祷告,没有人会注意从一间偏僻的房间里传出的男人的喘气声,与女人的娇喘声。

  嘉拉迪亚的屋里,嘉拉迪亚长长的金色头发披散着,身上还穿着修女服,修女服的下摆露出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正趴在嘉拉迪亚身后,胯下粗长的阴茎在嘉拉迪亚的蜜穴中一进一出。

  「嗯……啊……好……薛度……你……呃呃……真会……干……呃……被你搞死了,哦……又要泄了……哦……好舒服呀……」嘉拉迪亚在高亢的呻吟声中泄出了不知道是第几次的高潮。

  嘉拉迪亚的淫水浇到薛度的龟头上,极大地刺激着薛度的性欲,他开始猛烈抽插,龟头研磨着嘉拉迪亚的花心,嘉拉迪亚则双手紧紧地抱着薛度的身体,两腿在空中胡乱踢蹬。

  「我不行了……又……又要泄了……呀……」嘉拉迪亚刺激得差点就想晕过去。

  薛度又猛烈抽插了几下,虎躯一震,喘着粗气,无力地趴在嘉拉迪亚身上,双手却还不放过嘉拉迪亚的双乳,不停地揉捏着各种形状。

  「看来你是一点都不担心你那位搭档啊,整晚都腻在我这,也不去送行。」嘉拉迪亚轻喘着说。

  「你不是说只有几头妖魔吗?别小看格古,他可是很强的,不然也不会压在我头上这么多年。」

  嘉拉迪亚在他脖子上轻轻地吹了口气,「要是里面还有一头觉醒者呢。」
  「觉醒者?那是什么?」薛度心里「咯噔」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觉醒者,那是我们的说法,对外面的说法是『异常食欲者』。是我们银瞳战士在妖力解放超过自身极限后,再也无法变回人类,从而沦为妖魔一方。即使是我们银瞳战士对付觉醒者都是组成四人的讨伐队。就凭五十个人类对上觉醒者跟送死无疑。」嘉拉迪亚把头枕在薛度的胸口上,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薛度的鸡巴,轻描淡写的解释着。

  「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薛度脸色大变,一把推开嘉拉迪亚,本来又有些抬头的阴茎迅速的疲软下去。

  嘉拉迪亚伸手勾住薛度的脖子,把他拉回床上,口中吐气如兰,「只要那个大个子一死,圣都的军队全都会落在你手里,难道你不喜欢吗?」

  「拉迪亚,我真是看错你了,格古是我的挚友,我怎么会想去害他呢。」薛度想要推开嘉拉迪亚,但是被嘉拉迪亚死死抱住,无法挣脱。

  「他是你重要的挚友,那我呢?你又怎么看待我这个心肠恶毒的女人?想杀死我吗?」嘉拉迪亚翻身把薛度压在身下,「把我当成什么了?发泄性欲的玩物?」
  薛度听到这话,感觉心里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我从来没把你当作玩物,我真的很爱你,从未想过伤害你,无论你心肠多么狠毒,你都是我的挚爱,但是,格古是我的好友我有不得不去救他的理由。」

  嘉拉迪亚伏身吻住了他的嘴,「恭喜你,你及格了。」

  「你说什么及格?哦,你刚刚说的是在骗我的对不对?根本没有什么觉醒者。」薛度又惊又喜。

  「我说的都是真的噢,的确有觉醒者,不过是头身受重伤的觉醒者,估计是被讨伐后侥幸逃掉的,一直在压制着妖气,要不是我没人能感知到哦。而且有个笨蛋就在附近,真打起来的时候,一定会去帮忙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嘉拉迪亚的手伸到薛度身下,捉着他那根坚硬的钢枪套弄着,两人心中那团火越烧越旺,终于按耐不住,嘉拉迪亚慢慢的起身,跨坐在薛度的身上,将龟头抵在阴道入口处,然后慢慢的把屁股一沉,将那根粗长的阴茎一点点的吞入体内。
  「哦……顶到底了……喔……薛度……你的……好厉害……」

  薛度双手托起嘉拉迪亚的臀部,开始在下面猛力的撞击着,好像在发泄着对嘉拉迪亚的爱欲火,每一次都能顶到嘉拉迪亚的子宫深处,让嘉拉迪亚爽到了极点,嘴里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高亢,「啊……好大哇……薛度……你要顶死我了……嗯啊……」在薛度的猛烈撞击中,嘉拉迪亚也开始大起大落地晃动着屁股,蜜穴紧密的咬着薛度的大鸡巴在上下套弄。

  薛度坐起来搂着嘉拉迪亚的腰,亲吻着她的香唇。

  「用力……喔……舒服……唔……」

  薛度开始进进出出的抽插,嘉拉迪亚配合着薛度的动作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哎呦……好棒……你这妖魔……快来干我的浪穴……唷……小浪穴好喜欢……嗯……喔……喔……好丈夫……亲丈夫……操翻拉迪亚的浪穴……干烂……干死拉迪亚也……也没关系……喔……让我怀上你的孩子……」

  薛度揉捏着嘉拉迪亚的乳房,一边努力的抽插着,还从喉咙发出「吼……吼……」的低吼,嘉拉迪亚敏感的身体忍不住快感,口中淫声浪叫,「太…太美了……就算……就算现在让我死……哦……我也甘心…美……美……啊……啊……爽……浪穴……浪穴太满……满足了……嗯……喔……亲哥哥……干得浪穴好爽……心…心肝…薛度的……大鸡巴…真是……太……太棒了……喔……」

  薛度的抽插动作越来越大,嘉拉迪亚也配合着他的动作,在肉棒挺入时将屁股迎上去,「好……好……美……美……美上天了……哦……好哥哥……亲丈夫……我爱你……爱………爱大鸡巴插………哦……我快死了……要去了……好…丈夫……坏哥哥……浪……浪穴快……快不行了………」

  嘉拉迪亚的喘息越来越急促,长发披散,发丝凌乱,春情淫荡,让人无法和平时优雅高贵的拉迪亚修女联想到一起,薛度的肉棒也开始在肉穴里一涨一涨,薛度也发出一声低吼加快了抽插速度,作着最后的冲刺。

  「来……射在小穴里……让姐姐给……亲丈夫……生个孩子……来……我……哦……我今天……一……一定要……降服你这头……妖魔……啊——!……上天了……」

  薛度奋力一挺,一股酥麻的电流由脊柱传了上来,精关再也锁不住,一泄而出。

  嘉拉迪亚也发发出「啊……」的一声,脚尖也蹦得直直的,接着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紧绷的双手瘫软在床上,后仰的头也无力地贴在枕头上,身体无规律的抽搐着。两人扑倒在床上,薛度的阴茎还插在嘉拉迪亚的蜜穴里做着后续的射精,许久嘉拉迪亚才呼出一口气,爱怜的抚摸着有些脱力而昏睡过去的薛度。
             ————————

  格古正带领着五十名圣职者在去往目标地点,他回头看向身后的圣职者,担忧的眼神并没有现露出来,「他们都以为只是对付五头普通的妖魔吧。」格古心中想道。

  而实际上,格古得到的情报是这次的对手十分不简单,就在出发前的一天,修道院的拉迪亚修女突然找到他,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情报!

  那个镇子有妖魔潜伏的情报最初是薛度带来的,虽然薛度死也不肯说出情报的来源,但是对于多年的搭档,格古还是选择无条件信任。对于拉迪亚修女的话,虽然相信,可是态度上还是有所保留。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有点同情这个双目失明,家人都遭到妖魔毒手的可怜修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格古开始发现这位拉迪亚修女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他也提醒过薛度要注意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可是薛度对此却无动于衷,而且还隐隐表露出对拉迪亚修女的爱意。对此,格古也毫无办法。而这次拉迪亚的提醒,更让格古觉得这个盲修女的真实身份,绝对不是薛度这小子介绍的那么简单。

  「这拉迪亚修女,不会是位大剑吧?」格古很快又否定了这个猜测,没听过大剑里面有瞎子啊。

  根据拉迪亚修女的情报,他们要先找到一位在圣都附近的上位大剑,然后说服这位大剑与他们同行,由这位大剑对付受伤的觉醒者,而人类的军队则对付另外四头妖魔。这就是拉迪亚提供的作战方案。

  「大家都原地休息一下吧,出来半天都累了,一会就要跟妖魔战斗了,所有人都要检查好自己的装备。」格古已经看到情报上,那位大剑所隐藏的地方。
  一间不起眼的林中小屋,旁边还有一个不大的仓库。

  格古并不确定,这情报是否可靠,走近这屋子的时候,并没有声张。而是悄然走到屋子的窗前,探头探脑的往里面试探,紧接着他看到了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场景。

  房屋内一位大概十六七岁的女子双颊绯红,身上紧裹在她那曼妙玉体上的银色戎装和白色披风脱落下来滑落到地上,呈现出一片雪白如玉的肌肤。

  此时,窗外的格古连大气都不敢喘,眼睛用力的睁着,似乎想把眼前的画面牢牢的印在脑海里。

  一头金色柔顺的长发被扎成双马尾,长长的睫毛下,有着一双略带坚定又倔强的银色双瞳,她有着高挺的酥胸和纤细的腰肢,娇小的身体下居然有着修长的玉腿,挺拔的雪白乳房上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平滑柔美的小腹,优美撩人的玉腿,那一对柔嫩的少女乳峰俏然耸立,娇小玲珑,犹如一双含苞欲放的花蕾。

  少女的右手伸向左边的山峰,揉捏着玲珑圆润的嫩乳,左手往那神秘的秘密花园探索过去。不一会就面生红霞,银牙细咬,娇哼声在双手揉弄烧烫的胴体间,不断从红唇中发出。

  「嗯……啊……好爽……呀啊……哦噢……」女子仰起头半闭着媚眼,在地上娇媚的呻吟着,中指不时的进入阴户,或急或重的抽插着。

  女子娇声轻喘着,捡起地上的大剑,倒转剑柄,轻轻地插入阴道口,「嗯……哦~~」,冰冷的剑柄刺激着女子的阴道壁,大量的淫水从蜜穴中流出,浇湿了蓝色的剑柄,又顺着剑柄滴落在地板上形成一条溪流,修长白皙的双腿扭动着,当女子从她那诱人的秘密花园中抽出剑柄,一股股淫液激喷而出,其中一股还打到格古偷窥的窗户上……

  女子竟然潮喷了!女子潮喷过后无力捉稳手中的大剑,任由大剑滑落到地上,女子蜷缩着身子侧躺在地板上,双手抱着膝盖,眼中流下了耻辱的泪水。

  格古这时候才察觉,自己现在的行为如果被捉住会变得十分尴尬,正想转身离开。突然,在他身边的墙壁迅间化成木碎,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剑已经架在脖子上,顺着持剑的手忘过去,一名全身赤裸,满身香汗的女剑士正散发着襂人的杀气,原本银色的双眼,已经转化成金色的瞳孔,女剑士的理智已经十分薄弱,现在她只剩下一个念头——想杀人!

[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