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这一辈子 一个乱伦母亲的回忆录】
【我这一辈子 一个乱伦母亲的回忆录】
  医院的被子总是这么洁白,还带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我每天就这样被它暖融融的抱着,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阳光从窗台一点一点地溜走。昨天夜里,突然莫名其妙的听见大雁的叫声。我不知道是幻听了,还是真的有大雁经过。反正,我突然醒了,想起晏殊的“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就自己坐起来,哭了。
  我知道自己是思念远在南方的儿子。或许我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看看妹妹脸上的笑容和苦瓜一样,我能猜得出来。我对他的想念就像粘在心口上的水蛭,撕咬的我脆弱的象个孩子。我找不到可以诉苦的人,我能向谁诉苦呢,去毁掉儿子吗?当痛苦就这样的不停的翻滚,胸口有时候闷得让我窒息,我常常想,为什么上天还不把我带走呢?

  1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里,父亲是不大不小的干部,退伍军人。母亲不识字,但是很聪慧。至少比父亲要聪慧的多。那个时代,住在这个大院里,给了无限的虚荣感,同学读书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组成很多小圈子,于是我们这个院里的孩子是别人羡慕的对象,也使得我们不去刻意的和别人交往。

  我和小文就是这样形影不离的呆在一起。他是很文静的男孩子,大部分时候总是很安静,甚至有些女孩子气。但是我喜欢他,因为他特别招大人喜欢。我一直不明白,我的喜欢是否与这相关。但是我是很能够体会别人暗示的人,我能体会的出来父母希望我做什么,希望我跟谁呆在一起。

  我是那种性意识启蒙很早的女孩子。四五岁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想关于性的问题。小文有时候是木讷的。我们在过家家的时候,他总是不能明白结伴为夫妻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我听见过父母的做爱,但是没有看过。一直到青春期之前,我都固执的人为做爱是站着进行的。于是,无数次,就站着,我扯着他的小鸡鸡向我的里面塞。他很感兴趣,也很害怕。看着撕扯的老长的小鸡鸡总是警觉地东张西望。

  有一次,或许是在六岁左右,我和他在废弃的房子里说话,突然想尿尿,我想没有必要去避讳他,于是就在墙角。恰好,一个阿姨进来,“你们干什么”,他涨的满脸通红,仿佛要跑得样子。我没有说话,提上裤子,很镇定地说了一句“尿尿啊”。她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我们都是小孩子。告诉了我的父母。
  父亲的脾气是火爆的,无论对谁。吃饭的时候,他就黑着脸问我,把筷子恶狠狠的摔倒桌子上。我不说话。母亲于是就说,不就是尿尿吗,小孩子的。母亲就是这样的女人,她对别人的纵容,纵容到欺骗自己的地步。我想她应该知道我和小文之间存在性的尝试,但是她似乎好像总刻意的认为我是清纯的小孩子。顺便说说他们吧,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结合到一起的。他们从来都不幸福。我的记忆中,就是无休止的争吵。我总怀疑父亲外面有女人,又总怀疑他或许想把我们都毒死。

  时间是怎么溜走的呢?或许就像窗台外的阳光。我记得最后看小文的小鸡鸡的时候,它还是像小拇指这么大,病恹恹的爬在两腿间,一如他这个人。因为他,他总是那么和善的伴随着我,给我讲故事,陪我过家家,我的童年时幸福的。虽然我想不起来,是否曾经偷偷打算过要嫁给他。

  2

  读初中的时候,我发育的很早。不去回忆初次例假了吧。母亲是温和而体贴的,这些难题,她很细心。初二的时候,我乳房已经动静了,而且,下面稀疏的开始冒出黄色的毛。就像刚出生的婴儿头上的毛发,也像春天刚刚冒出的树叶。这时候的小文,已经不怎么跟我说话了,男女有别,我们也不是特立独行的人。大家好像突然之间把以前的那些往事突然间忘掉了。

  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聪慧的女人,至少在读书方面是这样。考大学的时候,我去了省里的师范。

  但是我是叛逆的,这种叛逆就像被隐藏的火山,在初中和高中都从来没有体现过,因为母亲。母亲是不幸福的女人,她把她的精力都用来与父亲争吵了。我确信她不爱父亲。因为她细腻而善幻想。可是父亲呢,总是那么粗心,还脾气暴躁。

  一次回县城的时候,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他没有正经的职业,喜欢打架。我对他的打架始终存有很大的崇拜感。我认为男人就应该这样。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穿了件很盲流的上衣。不怎么说话,但是有人偷偷告诉我,他可能打了。于是想起小文,那个弱弱的男孩子,已经去南方读大学了。

  他的胳膊很粗壮,说话也很粗鲁,但是不多。看见我们的时候,反而有些拘谨。他父母都是做小生意的。本来就知道这么多。父亲好像比我还要灵通,吃饭的时候,就像小时候一样,他两眼瞪着,嗓子吼的老远,不准你跟这种流氓来往。这次不同,母亲也在帮腔。

  大学毕业,回县城教书,我们结婚了。我看见母亲的泪水。难道没有工作就幸福吗?她和父亲的一生能叫作幸福?父亲的工作倒是很好。

  那时候,我喜欢他。觉得男人就是他这样子。“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3

  一年之后,儿子出生了。那年我23岁。

  有时候,不幸的家庭不幸的模式也是相似的。我跟丈夫巨大的差异,使得我们无法相处。慢慢的,我竟然就性冷淡了。我无法接受,他把所有的争吵总是试图用性的方法来解决。他把委屈或者生气的我,就这样粗鲁的扮过身,强硬的进入到我的身体。下面是干涩的,每一下抽动,都让我痛苦。有时候,因为他的粗鲁给我的疼痛,我会“啊”的一声,他却以为我有快感了,是在忍着不肯承认。
  有时候,我想,上天真奇怪,为什么让女人在极度痛苦和极度幸福时的喊声这么惊人的相似。我们有过和谐的性,我喜欢那种被征服的感觉,他硬梆梆的进入我的领地,像个掏火棒子,火热的被我包围。周围都是湿润的,湿润的皮肤和皮肤之间不留一点空隙。我无法预测他下次插的多深或者多浅,那种期待让人想大喊。或者一下子就能赶到重重的撞击在子宫上,想打台球一样。或者,只是轻轻的在YD口摩擦了一下,我的全身就像下面一样,害怕他会溜出去,于是紧紧地抓住他的身躯。

  因为性冷淡,他又怀疑我和别人好上了。

  当性不能再解决我们的矛盾的时候,我们离婚了。

  4

  我五岁的儿子不会留恋他。他从来都没有抱过他,甚至怀疑不是亲生的。他的暴躁,使得儿子安静且敏感。离婚了,住的离父母很近,我们过的很幸福。虽然也经常有人打我的注意,但是在父亲的威严下,并不过分。但是母亲远比别人着急。看我实在不愿意,又恢复了以前的纵容。便不再说起。

  儿子是我生命的全部,每天我就这样给他讲故事,做饭,喂饭,给他洗脚,洗澡,哄他睡觉。日子很安静,也很幸福。儿子性格慢慢开朗起来,其实他和我一样爱说话,也和他姥姥一样赋予幻想。

  有时候,我是饥渴的。不到三十岁的女人。不饥渴才怪呢。儿子很调皮,再被窝的时候,常常闹来闹去,抱着我的乳房的时候,我竟觉得乳房在跳动,他的腿不老实,会突然蹬着我的下面,我就一下子回到年轻时候的那种不好意思和激动。冬天冷的时候,刚上床,我常常把他的脚放在我两腿之间,给我暖和。
  我有事就把孩子送给母亲看管。有一天母亲告诉我,你不能让孩子再摸乳房了,都这么大了,一年级了呢。我说恩。但是总不大在意。

  儿子睡觉了,我常常翻来覆去睡不着。把他的手轻轻移开我的乳房。常常他会更抱的更紧了。于是想手淫还怕弄醒他。有一次,我偷偷看了他的小鸡鸡,想起我儿时的小文。我疯狂的手指插进自己的下面,看着儿子的小鸡鸡,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好像趴下去,把小花生米一样的东西含在嘴里。他每天临睡前被我洗的那么清洁。但是我不敢。他是我儿子阿。我每次都这样告诉自己。

  5

  他在慢慢长大,我把他摸着乳房的习惯改掉了。睡觉时候也都让他穿着内裤。小学毕业时候,我已经尽量让他自己洗澡,偶尔会给他搓搓背,但是从不跟他一起洗了。避免让他看见我。他似乎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他是早慧的孩子,应该和我差不多。因为我记得他小时候,曾经看见前夫趴在我身上时候,他就大哭。不知道那时候是否已经记事了,我想他应该记得。

  很多往事,或许就像我儿时一样,总被记起,但是又总是假装忘却了。
  一天早上,起床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一硬梆梆的东西碰了我背一下。凭一个女人的敏感,我回过头,看见他还没有醒。掀开被子,看见他内裤支起的小帐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我心里升起来。我起床了,没有叫他。我想该分床了。自己仔细想想,他声音也在变,或许下面也该有黄毛了。很想回去偷偷看一下,但是忍住了。我不能做这么肮脏的妈妈。洗澡的时候,我手淫了,想着他的小帐篷,或许稀疏的黄毛。

  他不愿意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但是这由不得他。

  有了自己的房间和生活,我发现儿子开始写日记了。他把日记锁在抽屉里,然后抽屉的钥匙偷偷放在玩具熊的后面。我知道他的习惯。猜都猜的出来,他会把钥匙藏哪儿。但是我假装不知道。我想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放学回来,有时候他会说起他的女同学,我竟觉得有吃醋的感觉。怕儿子会越走越远,但是又想,怕什么,他是我儿子呢。我应该让他长大。他说什么,我都不会批评他,例如,哪个女同学看她了,多说了几句话,自己有点喜欢她之类的。我总是笑笑,摸摸他的头,告诉他:妈妈相信你。

  我是真的相信他,他成绩很好。似乎又遗传了我的基因。离婚之后,他越来越懂事,总是抢着干活。包括我父母那边的重活。父亲一辈子的牛脾气,看见这个外孙之后,竟荡然不存了。祖孙两个融洽的很。下下棋,钓钓鱼。有说有笑。如果我说起我小时候,你外公脾气多大。他总是不相信。

  6

  初三时候,学习已经很紧张了。他也成了男人的样子了。最上开始长了老多胡须。自己不舍得刮掉,整天回来问我,妈妈你看我胡子又长了。我就笑笑,说:儿子长大了。看着他蹦跳跑进卧室的身影,我才发现,他快一米八了。两个肩膀宽宽的,小腿也很粗。就是整天穿着运动装,嘻嘻哈哈,走起路来也不像是成年男人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嘻嘻哈哈的背后,是我这里遗传来的敏感。

  有一天洗澡,我突然觉得,门外有影子和呼吸声,于是,我诧异。我知道一定是他。于是我大喊一声他的名字,让他看看厨房的水开了吗。我看见门外的背影闪了一下,一会说,没有水。果然没有猜错,就是他。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想他肯定不是第一次偷看我洗澡了。

  我是批评他,谈心,还是假装不知道呢?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该怎么纠正他呢?

  7

  我决定偷看他的日记。

  在他的日记里,记录他深深地自责。每一次偷看完,手淫完之后的不安。我觉得很心疼。儿子阿,你就是妈妈的生命。妈妈多么希望你能健康成长,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我知道你是无意的,也知道你爱妈妈。但是这样是不对的阿。妈妈多么希望你快乐。希望你走出这种不正常的状态。

  某天,我在内裤上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精液的味道。没错肯定又是他干的。一下子,我更不知所措了。内裤上留有我的下面的液体。在边上,有一小团精液干了之后的痕迹。那么清晰,和规则。突然,我也变得激动起来,拿着内裤放在鼻子前狠狠地闻,似乎要把这上面的味道一次性的吸光。末了,我用舌头舔了舔,觉得是那么刺激,觉得下面哗的流了一塌糊涂。我脱光衣服,把内裤放在枕头上,用力的咬,舔,另一只手放进里面,快速的插动。一边轻轻喊着儿子的乳名,把乳房在床单上用力的揉搓。

  起来的时候,看见床上湿的一大片。这么多年了,我是多么需要一个男人啊。面对这大片的湿床单,我哭了。哭得这么委屈。快二十年了,我都不曾闻到过男人身上的气味。今天闻到了,竟然是偷偷的闻儿子的手淫过的内裤上的精斑。
  于是,我尽量把内衣都不放在卫生间或者阳台上,尽量放在卧室里面。但是,我也总是不自觉地注意形象了,我把内裤都换成保守且精致的样式,特别注意卫生,尽量不让有异味。我知道他喜欢带绣小花的那种,于是买了很多这种,各种淡淡颜色的,淡粉红色,淡绿色,淡浅紫色的。

  8

  他考上了我教书的重点高中,我原来就告诉他,我不会给他找关系,希望他用实力来证明自己。其实,我就知道,他不会让我失望。

  那天成绩还没有公布,我去教育局找人看的。那个科长是我的老同学,老远就看见我:不用说,呵呵,来看你宝贝儿子成绩。我说是啊。很快就看见成绩了,我们坐在办公室又分析了一下,哪一科强,哪一科弱,我就早早回家了。

  路上买了很多他喜欢吃的东西。暑假很热,没忘了买根那时候相对还奢侈的雪糕。

  他在家等着。我淡淡地告诉他,你应该靠上了。他就一跃,过来抱着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妈妈,我没让你失望吧?”

  我笑了,没有,但是还要继续努力奥。

  那天我觉得心情很好,就拿出啤酒来,边聊天,边喝酒。说说这些年的艰辛,鼓励他好好读书,不辜负妈妈的期望。两个人喝了一瓶啤酒,聊到半夜,突然觉得特别的困。就告诉他,妈妈今天很高兴,但是特别困,你收拾一下吧。妈妈先睡觉了。

  朦胧中,我觉得有人在脱我的衣服,我闻到那熟悉的气息就知道是儿子。一下子我想坐起来,但是一下子又忍住了,如果我起来,以他的敏感,他会受怎样的伤害呢?

  他小心翼翼的拽我的文胸,不会解扣,就放弃了,于是把手直接放到我乳房上,温柔的抚摸了几下。那手已经不是小时候的肉乎乎的小手了,变得大而有力,虽然极尽温柔,也感觉的出力量。他把我的内裤退下来,但是屁股压住了,拽不动,我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因为他看见我的阴毛了。温热的鼻息吹动着阴毛,痒得让人激动。我觉得下身已经湿了。

  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心态,我假装翻了一下身,于是他可以把内裤推倒屁股下面。然后,我再翻身回来的时候,他就可以脱掉我的内裤了。我侧卧的时候,我感觉他的嘴唇在我的屁股上的游动,不知道他是否看见了里面流出的AY正沿着侧卧的大腿的下面的那条,突然滑下,就像滑过脸庞的泪水。凉凉的溜走,滑过的痕迹,让人感觉更加灵敏。当鼻息吹过时,凉丝丝的。

  终于他脱下了我的内裤。我仰躺在床上,黑乎乎的房间。我始终闭着眼睛,不让自己睁开。我听见他揭开自己裤带的声音。然后感觉到他用手沿着阴毛,小心翼翼的摸到YDi,直至YD。突然爬在我身上,用他的下身,胡乱的插起来,他并不知道该插哪里,只是莽撞的,像捆在瓶子中的苍蝇,在我的YDi或者尿道口,或者YD口没有规律的插。而后,我感觉到了一阵热浪,喷到我的外阴上。那一刻,我是那么的想大喊。

  他拿出手纸,在擦拭我的下身,擦拭得时候,拿着一个电筒,仔细的看我的下身。我想他是好奇的。我看不见手电筒,只是听见了他拿。但是听见开关之后,我仿佛觉得那束光照在我的外阴上,好像真的热乎乎的。手电筒的小圆光,好像是一圆乎乎的小热炉子捂在上面。

  9

  之后,我从日记上得知,他竟然给我放了一片安定。他的日记是矛盾的,怕多了会伤害我,怕吃少了我会醒了。于是自己拿一片的量,尝试了很长时间,确认一片安定不会有事才在那个机会给我吃。儿子阿,他还是那么细腻。这种细腻的关心让我哭得要吐血。我知道我应该纠正他。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办。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所以不能让你这样。

  这件事过去之后,我就更小心了。而且更小心的是,我不能让他发觉我知道了。

  转眼间就读高二了,他的成绩也越来越好,极有可能是清华北大,我也越来越高兴,因为我的小心,偶尔,他也偷看我洗澡,或者拿我内裤手淫。一般我就装作不知道。相信他长大读大学了就会明白,而且会自己纠正的。

  有一天,他班主任老师告诉我,你们家孩子感冒了,让他休息一下吧。我一听就很着急。赶紧把他送回家。下午上完课就抓紧赶回家。

  他躺在床上,好像很着急。我过去摸了摸他的头,有点烫。

  我说,别着急,孩子,拉下的课,我让他们给你补。

  他抬起头,看着我,说,妈妈,你能坐这里聊天吗。我说可以阿,但是的先做饭,吃了饭,跟你聊。他脸上又漏出那种常有的孩子般的笑容。很满足的样子,小睡了。

  晚上,我坐在床边上,他拉着我的手,说说他们班的事,还有他的将来的相法阿。很晚的时候,他突然说,妈妈,今天我想去跟你睡。

  我心里一惊,但是不好说什么,我说不行,你都是大小伙子了。

  他撒娇了,撅着嘴。

  我让步了。于是他高兴得抱起针头和被子先我跑到我的卧室了。

  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敢睡,我怕自己失去理智,或者儿子失去理智发生什么。困的厉害了,睡着了,迷糊中,竟做了一个性梦,主角就是儿子。吓醒了,还好,儿子在一边睡着了。

  现在想起来,我终于明白,有时候,如果你预感到要发生什么,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前防止。如果你做了,说明你心里是期望的。

  半夜,我感觉到他爬进我的被窝,我没有动,还是假装睡着的。我穿着睡衣,他很简单的就揭开了我上衣的口子。然后就很小心的褪我的睡裤。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我的配合,裤子就这样褪掉了。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找不准地方,但是感觉的出来,他先是用手,拨开我的阴唇,在仔细的试我的YD。

  他插进去了。那一刻,我整个人就像被充实了一样,快20年了,因为下面的空虚,我觉得心空虚的如同下面。那一刻,我觉得浑身突然来了无限的力量。我用下面紧紧地包着他。就像他当初从这里曾经从这里出来,现在好像又要回去。他下面很大,一下子插的深的时候,碰见子宫的时候,仿佛那孕育他的地方,在兴奋得不知所以。

  突然,我抱住他,亲吻起来。我知道我的疯狂,好像是把这20年的积累一下子爆发完,他好像并没有清醒地意识到我怎么了。两手兴奋得揉搓着我的乳房,我呻吟起来。紧紧抚摸,紧紧抓住他的背,这是我自己塑造的宝贝,现在又这么紧紧地和我融为一体。每一次抽插,让我都要昏死过去一样。

  最后,我感觉到他阴茎的蠕动和他低低的呻吟了一声。然后安静的趴在我身上,嘴咬着我的乳头,一如他小时候那样,咬着一个,另一只手摸着或者护着另一个。

  我始终闭着眼睛。

  他拔出来,一种巨大的空虚再次袭击了我。泪水汹涌而出,他爬起来,坐在我边上。我正开眼睛,黑暗中看见他耷拉的脑袋。

  他跪在我边上了,拉着我的手。嗫嚅着,对不起,妈妈。我只哭。一句话没有说。

  10

  第二天起床,发现他自己早回自己的房间了。我们谁都没有提起那天晚上。再看他的日记,更是无限的懊悔。

  我想告诉他,妈妈也错了。但是害怕错事就像潘多拉盒子。从他高三毕业我们就这样冷冷的呆着。几次,他跟母亲哭,却不说因为什么。母亲只是一个劲的说,别太给孩子压力,别太给孩子压力。

  拿到南方某大学通知书的那天,他说他想去南方,换个环境。我说,恩。去吧。永远别再回来了。我又看见他眼中的泪水。有谁比我更了解他的脆弱呢?
  我强忍住泪水告诉他:儿子,妈妈爱你。妈妈恨你。

  他走的那天早上,我早早起来了,躲在卧室。我听见他站在门口的哭泣的声音,跟我说,妈妈,我走了。我爱你,妈妈。我愿用一生去忏悔。

  儿子,这一切,或许错的是妈妈。

  我知道你都读博士了,也知道你总不找女朋友。以你的优秀,女朋友不是问题。你不肯原谅自己,实际上折磨的是妈妈啊。妈妈不让你回来,是想让你正常的长大,不是不肯原谅你啊。

  若妈妈死了,你能让这些尘封的往事随妈妈一起走吗

[ 本帖最后由 风映瞳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贼仔 金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