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性犯罪系列-闻香断魂】(01)作者:Rahxephon123
【女性犯罪系列-闻香断魂】(01)作者:Rahxephon123
字数:110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闻香断魂(1)

  2007年3月的一天,老王依照惯例,来到了位于虹口区的上海鲁迅公园里进行晨练。他年过四十,是上海市体校的田径队教练,身材高大,有1米85左右,体魄健壮无比,仪表堂堂,作为运动员,本应是精力旺盛的阶段,可是自从离婚以后,生活变得孤寂,因为年纪的增长,训练也不如往常那般热情。为了保持身体状态和摆脱寂寞,他便每天早上来到公园里晨练,然后在这里寻个僻静所在,坐在椅子上,观察着过往游人,直到中午方才回去,这也算是陶冶情操,放松一下自己吧老王的家距离公园不远,儿女各自在外地上学,他们自称学业繁忙,极少回来探望父亲,偶尔打个电话,老王便兴奋的不得了。回想起春节那七天假里,儿女们都在他的眼前,家里非常热闹,而老王需要的正是这种高强度体育竞技后那温馨的天伦之乐。可惜好景不长,春节一过,儿女们便各奔东西,家里又只剩下老王一人,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

  长跑之后,他在公园里漫无目的地转悠着,现在老王的心里多么渴望一个伴侣来填补那充沛而又孤寂的性欲啊。

  正当老王在公园的椅子上昏昏欲睡时,耳边忽地传来一个少女银铃般的声音:「大哥,请问这里可以坐吗?」

  老王以为对方是在叫别人,便没有理会。谁知那少女又唤了一声,还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顿时,那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使得老高感觉心神荡漾。他立时回过头去,却见身后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小姑娘。

  这位小姑娘只有十五六岁,由于她打扮得很迷人,简直可以用「貌若天仙」来形容。这小姑娘身材娇小纤弱,只有1米5,体态苗条,上身穿着一件栗色的小皮夹克,里面套着紧身的白毛衣,微隆的酥胸说明她已跨入青春少女的金色年华。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白色喇叭裤,把她两条修长的美腿完美地展现出来,美脚穿肉色丝袜,足蹬一双小巧玲珑的褐色中跟短靴。

  她的皮肤娇嫩无比,处处透露出青春的气息,面容俊俏靓丽,小巧的樱桃小嘴,小巧的鼻子,一张小巧的瓜子脸好似无暇美玉一般,看来平常很注重保养。虽然一点都没有化妆,但她看上去非常白皙娇嫩,自然美一览无遗。一头黑色秀发扎成一个简单利落的马尾辫,发色乌黑而油亮,一对纤细的秀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透出勾人魂魄的目光,当真是清纯可人,任何男人见她一眼,肯定过目难忘。

  在她的举手投足之间,从其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道便把老王迷惑得神魂颠倒。他迟疑地问:「小姑娘,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那小姑娘嫣然笑道,说话声音娇美无比:「对呀大哥,您这里要是没人,我就坐下啦。」

  老王忙不迭地起来,请那小姑娘坐在椅子上,而后笑道:「小姑娘说话太好听了,怎么能叫我大哥呀?我估计比你大二十多岁呢,今年已经四十,快满四十一了。」

  小姑娘惊道:「是吗?您可真不象啊,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

  老王被她说得心花怒放,小姑娘仍在喋喋不休地说:「我父亲也象您这么大,可是他总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也不出去锻炼一下,我给他买的那些保健品,他也不吃,真是的,怎么和您比啊,看您那壮实的体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也比不上,一定经常锻炼吧?」

  老王道:「中年人关键是要保持心态年轻,凡事都得看开一些,至于身体,我本就是市体校的田径队教练,锻炼更是家常便饭。其实,要不是小姑娘刚才一说,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开始老了,身体素质也开始下降了。」

  小姑娘道:「您可别这么说,谁能有您这么好的条件?象您这样的,一定是家庭和睦,儿女特别有出息吧,您和老伴的关系也非常好吧?」

  一提这些,老王的满腹心事正没处倾诉,现在可算是有了机会,他叹了口气,道:「小姑娘,不怕你笑话,我和我老伴已经离婚了。」

  那小姑娘一惊,眼神里不禁对老王投去同情的目光。老高又道:「我倒是有几个儿女,也都很上进,可是他们都在外地上学,很少回家……」

  老王憋了许久,现在终于把一肚子的苦水都说了出来,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只是一个素昧平生,且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没有打断老王的叙述,她一直在旁边静静倾听着,而王某把话说了出来,心里也感觉舒服了许多。

  等到老王唠叨完了,那小姑娘道:「其实每家都是这样,我小小年纪也是因为工作忙,已经有半个月没回家了,甚至春节都没和父母一起过。」

  说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竟然垂下泪来。

  老王忙问:「小姑娘年纪轻轻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小姑娘道:「就是给那些老年人推销保健品,我也知道,所谓保健品都是骗人的,骗不了你这样身体强壮的,却只能蒙骗身体虚弱的老年人,可是为了糊口,我也只能干着,没办法啊。」

  老王又问:「什么样的保健品?」

  小姑娘不屑地说:「也没必要和您说,全是蒙人的,而且您也不会需要。我今天可不是来因为别的原因,就是看您一个人在这里发呆,想来问问怎么回事,刚才还一直担心您身体不舒服呢。」

  老王道:「看你心眼那么好,小小年纪做这生意也挺不容易的,要不你卖给我几盒保健品,反正干咱们体育这一行的不保养身体哪行,就算我答谢你的关心了。」

  小姑娘嘟起樱桃小嘴嗔道:「您这是在骂我,好象我过来就是想办法向您推销的,这么缺德的事,我可不干。」

  说着,她起身就要离开。老王忙说:「小姑娘,谢谢你刚才听我唠叨了大半天。这么多时间以来,我心里非常苦闷,刚离婚,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儿女们也不愿意听我当爹的絮叨,平常训练更是辛苦,今天遇到了你,我也不知怎么,就说了这么多话,你肯定也听烦了吧。」

  小姑娘笑道:「看您说的,我怎么会烦呢?如果我能让您的心情更好些,您以后可以随时找我聊天。」

  老王大喜,他忙说道:「小姑娘放心,我一定买你推销的保健品。」

  经过互相介绍,老王方才知道,这小姑娘名叫周莹,她初中毕业以后以后,因为中考落榜了,就在家乡托关系来上海做上了推销药品的事情,因为据她说,家里还有父母,父亲常年卧病在床,母亲身体也不好,一家子全凭小小年纪的周莹赚钱度日,而她三天前才刚过完自己的十六岁生日。

  老王知道这些情况,遂也对周莹心生怜惜,他与周莹约定,明天这个时候,还在公园见面,到时候要周莹把那些保健品带来。

  两人分手以后,老王难以按捺内心的激动,他竟然哼着小曲,迈着方步,回到了家里。这一路上,老王仿佛是飘在云中,那种愉悦的心情无以言表。

  此后,老王便经常到公园与周莹见面,两人一聊就是半天。老王出手也极为阔绰,不仅接连买了好几盒保健品,而且还经常邀请周莹吃饭。

  这天中午,老王照例请周莹去吃午饭。他根本无心吃饭,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周莹发呆,周莹这次上身穿一件红色短大衣,内穿紧身白色羊毛衫,下身着紧身白色喇叭裤,双脚上穿着一双肉色丝袜,蹬着一双白色中跟皮鞋,并且解开了一向扎着的马尾辫,一头乌黑油亮的披肩秀发。在王某看来,眼前的丽人更加迷人了。周莹早已看在眼里,索性脱去外套,上身仅穿着紧身羊毛衫,有意无意般的挺起酥胸,并且轻轻蹬掉一只脚上的皮鞋,把一只光滑粉嫩,罩着肉色丝袜的小脚在老王面前伸来伸去,更令老王心花怒放,恨不得扑上去狂吻一通。忽然,周莹轻声问了一句:「能请我去你家里坐坐吗?」

  「当然可以,你随时都能来。」老王忙说。

  「可是……」周莹为难地说,「如果被你儿女撞见,多不好啊?」

  「放心吧,他们年纪和你差不多,而且十天半月也难得回来一次,家里就我自己,很方便的。」老王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要不吃完饭后,就去我家?」
  「不行。」周莹竟然拒绝了。

  「为什么?」老王的心立时冷了下来。

  「人多眼杂的,就算你的家人不回来,要是被你的邻居撞见了也不好。」
  「那么你想什么时候去呢?」老王没想到这小姑娘小小年纪心眼却不少,显然有些社会经验。

  「晚上,就是今天晚上。」周莹的声音不大,但在老王听来,如同给自己打了一针兴奋剂。

  「真的吗?你没说笑?」老王激动得险些跳起来。

  「我骗过你吗?你回家准备一下,晚上八点以后我就去。」

  「那晚上你还走吗?」

  「你说呢?」周莹粉面含嗔,美目含情,凝视着老王。

  老王喜不自胜,午饭以后,周莹先行离开,老王则兴冲冲地回家。从公园到四平路家中的距离不算远,凭借王某的身体素质更是没问题,但是今天老王感觉回家的路途实在太漫长了,他恨不得一个箭步冲到家里,等候周莹。

  回家以后,老王把客厅收拾了一下,又准备好周莹喜欢喝的饮料,毕竟人家还只是个刚满十六岁,尚未发育完全的小姑娘么。而后,他向卧室里瞥了一眼,便不由自主地进了卧室,换了床单和被褥,将床上布置得纤尘不染。

  从下午到晚上,老王似乎度过了生平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他盼望着天快黑下来,盼望着马上就到八点。他的眼前不时浮现出周莹那俏丽动人的样子,他在客厅里不耐烦地来回踱步。

  突然,电话铃响了。老王以为是周莹打来的,便飞也似的冲了过去,绰起电话,刚想问周莹什么时候来,却听话筒里传来一个稚气的声音的声音:「爸,我晚上过去。」

  老王一怔,是儿子,忙问:「你过来干吗?」

  儿子忙说:「这段时间我功课忙,经常补课,所以一直没去看您。现在总算忙完了,我准备去看看您,您可别骂我啊。」

  老王心想,来的真不是时候。当下说道:「今晚我出去有事,你改天再来吧。」
  不等儿子再说什么,老王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门铃响了。老王急忙把门打开,却见周莹嫣然含笑,出现在门口,小巧纤弱的身材才刚到自己的腰腹,穿着打扮还是和中午时一样,可在老王眼里却更加迷人了。

  「傻看什么?还不请我进去?」周莹噘起樱桃小嘴嗔道。

  老王连连点头,急忙让开,周莹闪身进屋,老王便立即关上了房门。

  周莹脱去了靴子,连拖鞋都没穿,赤着小巧玲珑的丝袜脚来到客厅,扫视了一番,赞叹地说:「你家里真大啊。」

  老王殷勤地为她脱去外套,请她坐到沙发上,双眼一刻不离周莹粉嫩的丝袜脚。又为她递上饮料。而后,老王紧贴着周莹坐下,问道:「晚饭怎么吃?」周芳嗔道:「你就知道吃,我来是有正事的。」

  「什么正事啊?」老王用他那宽大结实的臂膀搂着周莹的纤腰,还用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周莹则像小鸟依人一般偎依着老王。

  「借钱!你以为是什么事?你个色鬼!」周莹再次嗔道。

  「借钱?」老王一怔,忙问,「现在缺钱花吗?说吧,要多少钱?」

  「哎呀,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周莹笑道,忽地问了一句,「你家卧室在哪儿?带我去看看。」

  老王一听这话,兴奋得好象心脏都要蹦出,他急忙拉着周莹那白皙柔嫩的小手,来到了卧室里。

  周莹虽小小年纪却也全无羞涩之意,竟然一下躺在了床上。老王情不自禁,立时扑了过去,捧起周莹的一双丝袜脚就亲吻了起来,周莹娇笑着把他轻轻一脚蹬开,老王不依不饶,再次扑上床用他那坚实的双臂抱住周莹亲吻起来。周莹娇气的想假装推开老王,可很快在这差距悬殊的气力对决中败下阵来,任凭老王在她白皙的粉脸上狂啃着。周莹索性脱掉了羊毛衫,又脱去了里面的白色棉毛衫,上身只剩胸罩!柔弱诱人的胴体,白皙娇嫩的肌肤此刻一览无遗!老王顿时心潮澎湃,和老伴离婚后就沉寂下来的性欲此刻彻底爆发!索性脱光上身衣服,赤裸着宽阔健美,肌肉发达的上身!接着老王又任凭周莹解开了他裤子上的皮带,扒下了他的长裤,这下老王就仅穿着三角裤衩和眼前柔弱的小美人相拥亲吻在一起。老王陶醉于周莹那弱小女子特有的柔弱气息,周莹痴迷于老王那强壮男人固有的强悍气息,两种气息交错混杂,令年龄,身才,和力气都相差悬殊的二人相互纠缠在一切而无法自拔!渐渐的,二人放松了下来,老王像马儿一样躺在床上,任凭周莹居高临下般的骑在自己粗大结实的腰上,亲吻着自己的脸和脖子。突然,周莹抬起了头,立直上身,居高临下般得看着老王,一双小巧粉嫩的玉手掐在老王粗壮的脖子上,而老王还沉浸在刚才亲吻的愉悦中无法自拔。

  「说真的,我现在手头有点紧,能借我一点钱吗?下月我肯定还。」周莹忽地说道,双手继续掐在老王的脖子上。

  「等一会儿,等咱们完事了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老王不耐烦地说道,他迫不及待得想和眼前的丽人彻底交合。自己的脖颈肌肤和周莹的玉手肌肤摩擦着,也让他感到舒服万分。

  「你到底借不借啊?」虽然是质问,可周莹的语气却是魅惑慵懒的,淘气的噘着小嘴,就像找大人要零花钱买糖果的小女孩撒娇一般。

  「不借。」老王纯粹想逗逗这小丫头。

  「那我就掐死你。」周莹娇嗔道。

  「我情愿被姑娘掐死。」老王可不相信这么个娇小玲珑的小丫头能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真的愿意为我死?」周莹问道。

  老王点了点头。周莹不再说话,玉手开始用力,让老王进入窒息状态。
  窒息是一种比肉体痛感更让人痛苦的感觉!当人处于窒息时,时间应以秒计算。对于窒息者来说,每一秒都如同一个世纪一样漫长。一秒钟可能让一个人失去意识,一秒钟也可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而此时,老王已经在生与死之间游走,他愿意生,但也希望自己能够为眼前的小美人死一次,死一万次,死一亿次,然后她像菩萨似的,用杨枝轻轻在他身上一挥,他又活过来了——这该多么美妙呢?
  周莹玉手用力的同时,脸上还挂着颠倒众生的媚笑,这种媚笑能够让男人神魂颠倒,死得其所。她无法判断老王能够坚持多久,但她不会主动撒手,直到老王用拚命挣扎表示他已经快死了,她才会放开他。她敢这样做,她不怕他会真的死掉,一个壮硕的男人没那么容易死!

  老王像弥留之际的将死之人,用留恋的眼神欣赏着自己面前的丽人,雄性标志在无限的勃起!

  在大脑缺氧的状态下,纵使是体魄强壮的体育教练,老王的意识还是开始模糊。他用最大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的意志,他尽量使自己不要求饶,他尽量延长着憋气的时间,他希望更长时间地体会这种被美女窒毙的感觉。

  大约过了五分钟,老王脸色血红,已经憋到了极限,他渴望吸一口气,渴求似的看着骑在身上的丽人。可周莹似乎没有放手的意思,纵使因为体力消耗太大而小脸胀的通红,却依旧双手用力死命掐着老王粗壮的脖子。老王怕在这样下去会出人命,便试着抬起自己一双大手,费力的抓住周莹那双白皙细瘦的手腕,想把那双要命的玉手从自己脖子上扳开。可抓住手腕的时候才发现因为窒息过度而根本使不出力气,连握住都很勉强,更别说去扳开了。就在这危急关头,脖子上的双手却松开了。

  「这该死的脖子,把我的手都掐麻了!」周莹气喘吁吁的娇嗔着,并且爱怜的揉搓着刚才用力过猛的小嫩手,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不已。

  「快,让我揉揉,我是搞体育的,对这方面清楚。」毕竟身体强健,老王体力恢复得很快,迅速坐了起来给周莹按摩双手,仿佛丽人的手比自己的脖子还重要,刚才差点进入鬼门关的一幕早就抛在了脑后。

  「你欺负我还不给我点补偿?快点借钱给我。」周莹的语调就像是个和大人闹别扭的小女孩。

  「好好好,让我缓口气就给你拿钱。」老王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

  几分钟后,等老王完全呼出了肺里的二氧化碳,周莹的小手恢复行动自由了,老王便取出钥匙,打开了衣柜中间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五百块钱。他猛一回身,却发现小巧玲珑的周莹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老王一惊,忙问:「先给你五百够吗?」
  周莹两眼却直勾勾地盯在了抽屉里,听得老王问她,她急忙把钱抢在手里,试探地问:「我看你还有几个折子,上面有多少钱?」王某锁上抽屉,笑道:「我们别总是说钱了,还是……」

  说着,他又想把周莹抱住。不料周莹却闪身避开了他,娇笑道:「等等嘛,你先去洗个澡,浑身都臭死了。」

  老王尴尬一笑,忙说:「好吧,我去洗澡,你就在屋里等着啊。」说罢,他便进了洗浴间。周莹见状,遂从老王之前脱去的外衣衣兜里偷出钥匙,再次打开衣柜抽屉,从里面盗出了现金和几个银行存折。

  不料,她刚把钱塞进裤兜里,却见老王一头闯了进来,吓得周莹慌忙关上抽屉,手里的折子也掉在地上。

  老王原本想嘱咐周莹,让她去客厅里取饮料来喝,放松一下,毕竟小姑娘刚才体力消耗太大,这样对身体不好,而他会马上洗澡出来。可是他一见周莹慌张的样子,又见那些折子从她的手中掉落,立时警觉起来,厉声问道:「你干什么呢?」

  周莹支吾了半天,她已无暇再去解释什么,一把抓起自己脱在床上的羊毛衫和棉毛衫,来不及穿上就打算夺路而走。老王一把将她拦住,斥问:「你动我的折子干什么?」

  此时,周莹一改平时娇羞欲滴的可爱状,立时变得横眉立目地叫道:「死东西,想活命的就滚开,本小姐没功夫理你!」

  说着,她不理睬老王,继续径直向外跑去。老王哪里肯放,从后面拖住周莹,喊道:「把折子还我!」周莹猛一回身,双手对着老王的胸口狠狠地推了他一把,老王粹不及防给推得倒退了好几步,登时坐在床上。

  「好啊,你这小贱货,原来是想偷我的钱,我……我要抓你归案!」老王气道。

  周莹已经走到了门口,衣服,鞋子都还没来得及穿,听到老王的话,她略一迟疑,立时把手中的衣服扔到沙发上,戴着胸罩,赤着丝袜脚回到屋中,猛然扑到床上,把老王骑在身下,双手死死掐住老王的脖子,恶狠狠地说:「死东西,你还敢抓本小姐?看本小姐不掐死你!」

  直到现在,老王才认清了这个美若天仙的少女的真正面目,他知道这次周莹说要把自己掐死是来真的。他极力挣扎着,毕竟这小丫头力气和自己相差太多,便一下把周莹推在旁边。在她身上曾经让老王神魂颠倒的沁人香水味,现在却让老王感觉恶心。

  老王推开周莹,坐起身就去拿床头柜上的电话,他打算通知儿子,却还没想到要报警。直到现在,老王还对周莹抱有怜爱之心,刚才其实只是一时气话,要真动起手来,他还不忍心亲自下手捉她,更不忍心弄伤这小丫头。哪知周莹再次扑来,她竟然一把扯住了老王的头发,用力向回一拽,竟又把老王拖回床上。
  而后,她一手按住老王的头,身子向前一纵,便骑在了老王赤裸的宽阔坚实的背上。只见她一手揪起老王的头发,另一只白皙纤瘦的手臂则从后面锁住他的脖子,用力勒紧。老王透不过气来,他扭过脸来,问了声:「你想干什么?」
  「狗东西,我周莹做事向来不留活口,今天你栽到我的手上,算你倒霉!」周莹狞笑着,她的手臂渐渐箍紧了老王的喉咙。

  老王忙用双手手扳住了周莹的胳膊,想要将其掰开。本来二人力气相差悬殊,可老王始终不忍心下重手弄伤周莹。他一双大手紧紧扒在周莹白嫩纤细,状若无骨的玉臂上,想要把这条玉臂从脖子上扒开,可是周莹死活也不放松。老王一边嘶声呼救,一边两手乱抓,他的右手忽地一把扯住了周莹的头发,便死命往下拽去。周莹只得低下头去,她终于放开了老王,腾出手来去与老王撕打着。

  关键时刻,老王再次心软了,他实在无法对这个小小年纪又柔弱无比的小姑娘下重手,动作也迟缓下来,却被周莹抓住右手,周莹狠狠一抠他的手腕,指甲都嵌进了肉里。他痛得急忙松开周莹的头发,不等老王反应过来,周莹已经把他的右臂反拧了过去。

  紧接着,周莹向前一坐,抬起右腿,便把老王被反剪过去的右臂牢牢压在她的右腿下,再大小腿一和,便把老王粗壮无比的右臂死死夹在腿弯间!老王想要挣脱,无奈胳膊拗不过大腿,周莹的右腿紧紧夹住他的手臂,丝毫没有任何空隙使他的手能够挣脱出来,任凭老王一张蒲扇般大的右手如何拼命摆动,一条粗壮的铁臂此刻根本动弹不得!

  趁着老王把力道全集中在右手的机会,周莹又把老王的左手反拧过去,她抬起左腿,又将老王粗壮的左臂压在自己的左腿下,再和右腿一样,把大小腿一和,便把老王的左臂也死死夹在腿弯间,让其动弹不得,这下老王一双粗壮的手臂都被周莹压在了身体下!周莹再将双腿往中间一和,一使劲!便死死夹住了老王庞大壮硕的身体!现在老王才后悔不已,两条铁臂无法动弹,体壮如牛的他此刻浑身的力气根本使不出来,只怪自己刚才心肠太软,不忍心下重手,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狠!如今要不想任其宰割也只有大声呼救了,可是周莹哪里还给他这个机会。只见周莹猛然从自己的裤兜里取出一双透明色长筒丝袜,她用一只丝袜勒在了老王的嘴上,而后便把丝袜在老王的后颈处系牢。老王便出不来声,口中只有「唔唔」作响。

  周莹又将另一只丝袜缠绕在老王的脖子上,在其后颈上打个活结,然后双手各拽一头。老王似乎知道周莹下面要干什么了,无助的惊恐和求生的欲望另他的身体更加挣扎个不停!周莹丝毫不为所动,不慌不忙的低下头俯到老王耳边,看着老王惊恐万分的目光,娇声嗲气的说了声:「王大哥,对不住了。」而后,她坐起身子,双手各拽住丝袜一头,死命向后勒紧!死命勒紧老王的脖子!竟是要把老王活活勒死!

  「王大哥,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周莹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更加用力勒紧丝袜,不把老王活活勒死不罢休!

  高大壮硕的老王被瘦小柔弱的周莹骑在身下,脖子被周莹用丝袜狠命勒着,窒息!越勒越紧的窒息!老王知道周莹是来真的,他迟早要被这个小丫头活活勒死不可!老王想反抗,但双臂被周莹压在身体下动弹不得,想呼救,又被她用丝袜勒住嘴出不来声,只能拼命扭动壮硕的身子挣扎,双腿乱蹬。周莹力气虽小,可依然勒得老王满脸涨红,一口气也呼吸不得,老王开始觉得视线逐渐模糊,神智也不再清晰,他身体疯狂的扭动着,两脚乱蹬,却是无济于事,只感觉勒在自己脖子上的丝袜越来越紧,这滋味简直无法忍受!

  周莹光着上身骑在老王赤裸的背上,面无惧色的用她那半小时前还是爱抚的一双小手狠命的拽着丝袜,狠命的勒着老王的脖子!狠命的绞断老王的呼吸!一双白皙粉嫩的小手也因为用力勒紧丝袜而使手筋都裸露了出来!老王那宽阔健美的背肌在全身拼命挣扎下更加绷紧好看,老王作为强壮男人而身上特有的强悍男人气息此刻更加浓烈的散发了出来,周莹不禁一阵心动,双腿更用力的夹住老王的身体,双手更加用力的拽紧丝袜!更加用力勒紧老王的脖子!周莹既要把老王残忍的活活勒死,也要享受这壮硕无比的大男人在垂死挣扎下男性气息的彻底爆发!

  大约过了十分钟,老王的挣扎到了极致,庞大壮硕的身躯拼命扭动着,双腿疯狂乱蹬着,整张木质大床都被震颤着,就像即将要被这力大无穷的男人震散架!终于,老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极度痛苦的窒息中把自己的一双铁臂从周莹的双腿间抽了出来!一双大手随即抓上死死勒在自己脖子上的丝袜,想把这条柔软滑腻,可此刻就跟绞索一般的丝袜从自己脖子上扒下来!可任凭老王力大无穷,也无法让自己的手指伸进脖子和丝袜之间,只能在脖子上疯狂的乱抓!老王然后试着双臂轮流向身后猛挥,企图击打骑在自己背上的周莹,可由于窒息时间太长,根本挥不出一点力!老王再试着双手撑在床上,想支撑起身体再翻身把周莹从自己背上掀下去,可由于之前体力消耗太大,此刻根本无力支撑起自己庞大的身体,更别提翻身了!老王只能让自己的一双大手在床上乱抓,双腿乱蹬,疯狂而又绝望的挣扎着!

  纵使老王手脚并用,身子扭动拼命挣扎,可是周莹丝毫不为所动,她骑在老王的背上,用上了全身力气来勒紧手中的丝袜!勒紧老王的脖子!用力!再用力!老王粗壮无比的脖子在丝袜的用力绞勒下发出「咯咯」的可怖声音!周莹瘦小单薄的身子此刻绷得紧紧的,体力透支下白皙娇嫩的小脸蛋也变得苍白无比。这时候,老王那强壮男性的气息彻底的散发了出来!周莹不由得一阵冲动,娇小纤弱的身体绷得更紧了!双腿愈发用力夹紧老王的身子,生怕这气息溜走一丝。周莹双手用力勒紧丝袜绞杀老王的同时,贪婪的享受着这种气息带来的快感!周莹陶醉般的沉浸在这种快感之中,她很清楚,用不了多久,高大壮硕的老王就要被瘦小柔弱的自己活活勒死了!

  大约过了半小时,老王渐渐停止了挣扎,男性气息开始减弱消失,拼命扭动的身体也慢慢松弛了下来,乱抓的双手,乱蹬的双腿也停了下来,摊在床上。周莹还不罢手,仍然狠命勒紧丝袜,生怕老王缓过气来,毕竟自己年幼力气小,一个如此高大壮硕的体育教练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勒死的。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周莹感到老王的皮肤已经冰冷,身体已经僵硬了,她忙去探了一下老王的鼻息,确认老王彻底断气了,她才把手松开,筋疲力尽的坐在老王的背上喘息着。休息够了,周莹取下了勒在老王嘴里和脖子上的丝袜,塞到裤子口袋里,再挪到老王的尸体旁,用尽力气把老王硕大沉重的尸身翻了过来,让其仰面躺在床上。看着老王那胀得通红的脸庞,圆瞪的双目,和脖子上鲜红的勒痕,周莹得意的笑了。

  「王大哥啊,我不过就为了一点钱而已,你却把命都赔进去了,值得么?呵呵呵呵。」周莹跪在老王身边,一边爱怜般的抚摸着老王那失去生命的脸庞,一边柔声地说道。

  然后周莹才去漫不经心的扫荡战利品。在收拾存折的时候,周莹才想起了一个关键问题,她竟然忘记问那些折子的密码了,没有密码,老王的那些存折形同废纸。周莹立时气急败坏,怒火中烧!为了泄愤,她又爬到床上,把丝袜套上老王的脖子饶了一圈,然后把丝袜一头系在床柱上,另一头握在双手中,自己站在床上,右脚踩住老王的胸口,狠命向上拎着丝袜!狠命勒紧!再紧些!

  「狗东西!就给本小姐这点钱!你死了本小姐都不放过你!」周莹边拽丝袜边骂道。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周莹感到体力透支,双手酸麻,她还不松手,直到她听到老王喉骨碎裂的声音,自己使不上一点力气了,她才松手。

  然后她收起丝袜,又在屋中各处疯狂搜寻着,最终看中了摆在客厅里的那部影碟机。

  于是,周莹穿上棉毛衫,羊毛衫,外套和鞋子,怀揣着抢夺来的几百块钱,抱起影碟机,趁着夜色,悄悄逃离了老王的家。

  过了几天,周莹在电视新闻了得知了警方发现老王尸体的镜头。当看到警方认定凶手是孔武有力的男性时,周莹不禁得意万分,没有见证人,谁会想到高大壮硕,正值壮年的老王是被一个瘦小纤弱,尚未成年的小女孩活活勒死的呢?现在她已经锁定了下一个目标,准备风声一过,便再次下手。

  周莹不是上海本地人,去年,年仅十五岁的她独自一人离家来沪打工,但是没有文凭,什么工作都找不到。无奈之下,周莹小小年纪便做起了三陪的勾当,其实乃是SM女王,也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由于年纪小,冒美如花,身材苗条,反应快会讨好人,所以生意相当不错,同时更是守身如玉。

  但周莹还是觉得来钱太慢,加之很多嫖客又都吝啬,每次给钱太少。周莹便选择了一条极为危险的道路,每次她勾引上嫖客以后,都会趁其不备,窃其钱财。前几次颇为幸运,被她得手,而嫖客在明白以后,也只得自认哑巴亏,毕竟嫖妓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都不敢因此报警。

  在勾搭上老王之前,周莹已经物色了他许久,见他经常独自一人去鲁迅公园,显得孤寂难耐,便逐渐展开进攻。老王果然上当,成了周莹的猎物。可惜这次周莹有些失手,原本没打算,也没把握杀掉高大壮硕的老王,但是被老王一眼撞破了她的偷窃行径,情急之下,周莹只得痛下杀手,活活勒死了老王。

  周莹随身携带的那双透明色长筒丝袜,正是她结识老王的三天前,在自己的十六岁生日那天服侍完一位四十多岁的大款嫖客后,那位嫖客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进口名牌,非常名贵,是周莹最钟爱,最宝贵的一双丝袜,她准备拿这双丝袜用作勾引和诱惑嫖客的性感之物,同时也是以防万一之用,并非用来勒死猎物的工具。这双丝袜不仅柔软滑腻,更是坚韧无比,一旦遇上高大强壮的嫖客,周莹可以趁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用其将他们捆住,然后进行劫财,最后穿回脚上。却没想到,这次竟然成了杀人害命的凶器,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比自己高大壮硕得多的壮年男人,不光让周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也大大增强了她杀人劫财的信心。

  杀了老王以后,周莹也是整天胆战心惊的,毕竟小小年纪就犯了杀人大罪。她不敢出门,随时留心关注着警方对于老王案件的调查。只要听得外面警车声响,她都会窜到窗口去看,惟恐警察来抓她。

  可是过了一个多月,还是太平无事。周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决定再次出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